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“美丽山西生态行(黄河篇)”第六站柳林(2):一条清河下柳林

2022-10-07 20:52:26 2968

摘要:李家湾乡下白霜村的污水处理站以前村里污水随便倒61岁的张建勋是柳林县李家湾乡下白霜村的村民,近两年张建勋被村里一家污水处理厂聘用,在家门口就有了一份工作。三川河与下白霜村之间原来有一块灰渣地,经过回填,于2019年10月开始建设污水处理站。...

李家湾乡下白霜村的污水处理站

以前村里污水随便倒

61岁的张建勋是柳林县李家湾乡下白霜村的村民,近两年张建勋被村里一家污水处理厂聘用,在家门口就有了一份工作。

三川河与下白霜村之间原来有一块灰渣地,经过回填,于2019年10月开始建设污水处理站。

老张很热情,关于污水处理的技术问题他不懂,却很乐意跟美丽山西生态行采访团记者聊聊村里的变化。

“村里的路是2008年硬化的,建污水站的时候,又挖开修了。”村里的街巷上一条50多厘米宽的水泥路面,在道路中间很显眼,这是挖开后填补的路面。

“你看山上那土窑洞,以前人们都在里面住。我家原来住得最低,现在成了住得最高的。”老张指着半山腰的土窑洞,讲着过去的事。

“村里以前有水道,下雨的时候,雨水就顺着水道流到河里了。三四年前,村里的污水随便倒,垃圾也是随便倒。”老张带记者去看他家的污水收集池。

跟着老张进了他家小院,一排瓦房干净敞亮,门前两畦菜地里种着茄子、黄瓜、西红柿、豆角、辣椒、玉米,长势喜人。老张指着菜地和瓦房中间的花栏围墙下的一个水泥池子说:“家家都有这么一个污水池,家里洗涮的脏水就都倒到这里面了。”

“倒地里不行?”记者问。

“那不行,把地烧坏了。”土地在庄稼人的眼里金贵着呢。老张不仅在自家院子里种了各种蔬菜,就连污水处理站的空地都没让闲着,“那底下都是烂石头,我垫了这么厚的土才种上,土不行,长得不好。”老张用两个手掌比划出20多厘米的厚度。

下白霜村是三川河畔一个村子,过去有3000多口人,村里一度还有高中,读书的学生有大几百。如今,村里只有一所小学,学生七八个。有点办法的人都走了,现在在册千余口,实际生活的也就三五百人。

村里这个小小的污水处理站,给老张带来了不小的优越感——家门口就能打工,还月月有收入,在村里也是千分之一的“人物”。小型污水处理站的维护只需两三人,一人负责技术,他只做些杂活。

张建勋对现状是满意的,他不能理解污水站负责人梁瑞军愁啥,他觉得当老板的应该比自己活得潇洒。

污水站技术人员从曝气池取水,观察污水分离和抱团情况

建起23个农村污水处理站

“发愁了!现在环保压力大,主要的水量都在这条线上。”刚刚下过几场暴雨后,梁瑞军很担心雨水大了,冲进污水处理站,那样的话,污水处理站就失效了,还会对污水池里的菌群形成破坏。他服务着7个污水处理站,都是村镇污水处理站,其中有5个在三川河沿岸。

薛村镇生活污水处理站比起下白霜村的污水站,体量就大多了。下白霜村污水站的日处理能力只有150吨,薛村污水处理站的日处理能力则达到800吨。

“这个污水处理站基本上能覆盖3公里范围,解决4个村1万多人的生活污水处理问题。”梁瑞军介绍。薛村镇的污水处理厂是2019年7月开工建设的,当年12月进水调试运行。占地1330平方米,配套截污管网3393米,是三川河生活污水处理的重点工程。

为治理三川河的污染问题,柳林县有关部门对陈家湾、庄上沟、康家沟、庙湾沟、杜家湾等河道进行了巡查,清点了污水排放口数量。针对排查发现的问题,柳林县从2015年起,启动了乡村污水处理站的建设,到2020年年底,已经建成投入运行了23个农村污水处理站,每日可以处理乡村污水3600吨,有效缓解了乡村生活污水对三川河的污染。

街道中间可看到修渠留下的痕迹

大数据倒逼环境治理

环保在忙,乡镇在看。过去,基层环保责任意识薄弱,很多人觉得环保这件事是“城市病”,跟农村有啥关系。如今却不同了,环保意识已经深入乡村。

寨东桥断面是三川河上游离石区贺家塔进入柳林县境内的国考断面,全长约20公里,途经李家湾乡到达柳林镇寨东,下白霜村便在李家湾乡。

“我们乡户籍人口12000多人,常住人口有8000多人,乡里主要是从2019年开始进行管网改造的,村民都很主动,各家各户院子里的下水管网都是各家主动完成的,村里的街道是政府组织修建的。以前有些村子的水渠都是直排入河道的,乡里对一些管网进行了改造,确保污水全部收集入处理站。”李家湾乡副乡长张继兴说,“现在村里的污水基本上都能收集起来,主要问题是一些第三产业产生的污水问题,比如沿途的一些汽车修理门市从事洗车业务,形成的污水需要收集。”柳林煤矿资源丰富,货运车辆往来众多,产生了规模不小的汽车服务行业。

环保大数据,让很多乡镇转变了观念和行动,还主动想办法解决环保问题。

柳林县共有三个国家地表水考核断面——柏树坪、两河口桥以及寨东桥断面。

“打开手机就能看到断面数据、排名。”7月11日,美丽山西生态行采访团在柳林与当地有关部门座谈时,吕梁市生态环境局柳林分局的王伟局长打开手机让记者看。

今年1月,柳林县有一处国考断面水质出现不达标情况,这一状况立刻引发了高度关注,县里、市里都动了。

“5月,省汾渭平原区域监察办来柳林县就三川河生态环境进行调研,调研人员从三川河入黄口徒步,一个村一个村地调查。压力大了,不过,心里也比较踏实。”回想起这次调研,吕梁市生态环境局柳林分局水生态环境股的高华荣十分感慨,这几年柳林在生态环境上努力了,不底虚。

不过改善三川河的水质,单靠柳林县发力是不够的。

三川河发源于吕梁市方山县,为北川河,南流至大武入离石县境,在离石县城西北,汇入东川河,西流至交口,汇入中阳县流来的南川河后,进入柳林县境后流入黄河。因此三川河流经了方山、离石、中阳、柳林,主流全长168公里,流域面积4161平方公里,流域面积在10-100平方公里的沟道共66条,小沟道1500余条,全流域内有49个乡镇,847个村庄,40万人口,其中属于柳林县辖的沿河村庄为97个。

到2021年年底,吕梁市全市共完成35个建制镇污水处理站建设和62个农村污水处理站建设,其中,柳林县建设运行了23个。高华荣说,今年柳林县还将在5个乡镇建设运行5个农村污水处理站。

“四十里抖气河”是柳林人的骄傲。三川河更是方山、中阳、离石、柳林四县的主要水源、工农业生产的重要依赖。

人享水之便,也该惜水如命。

未来水村山郭,明月清泉,依然会是柳林之傲、吕梁之傲。

采写:山西晚报全媒体记者 李雅丽

摄影:山西晚报全媒体记者 马立明 胡续光

编辑:山西晚报全媒体编辑 闫婷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
相关推荐
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